你的位置:聚百艳AV导航 > 另类图片 >

《快乐再出发》:不再执着于复制“蘑菇屋”的翻红故事 | 专访主创

发布日期:2022-08-03 05:59    点击次数:155

​作者| 糖炒山楂

被综艺之神眷顾的《蘑菇屋》会是昙花一现吗?

高期待下,《快乐再出发》播出之前,只怕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问号。作为节目总导演,也是在《蘑菇屋》时首执综艺导筒的“新人导演”,赵浩同样如此。而事实上,内容好不好看这种事儿,骗不了观众,创作者同样门儿清。

他看到了有人觉得第一期不够惊艳的声音,也在第二期看到了口碑高度一致的好评。这与他拍摄时的感受基本一致。

某种程度来讲,上周播出的第二期节目,是《快乐再出发》真正意义上的“开端”。

节目第二天录完酒店猜歌词的内容,出门的时候陆虎跑来拍了赵浩一下,说“我感觉到了,哥哥们的感觉回来了”。赵浩的心态,同样从录制第一天的忐忑演变为第二天的“全程都很兴奋”,他找到了节目的录制方向,也认真扮演好再就业男团故事里的“灰太狼”。制片人赵林林也是在当天录完后“感觉节目能成”,对后续可能的商务合作充满了信心。

事实上,两期节目下来,《快乐再出发》成功在综艺市场博出一片天地。首播即将东南卫视的实时收视拉升到全国第二名(欢网),云合全网舆情热度榜第一名;第二期节目播出后,更是跻身艾漫数据综艺活跃受众和讨论量排行榜前三名。微博上,围绕着节目所产生的相关话题讨论度居高不下。

此刻,市场上关于《快乐再出发》能否复制《蘑菇屋》的疑问正在褪去,学习渔民号子的“大型人类返祖现场”、让网友大呼“五谷道场赢麻了”的品牌即兴创作歌曲等综艺名场面,高密度来袭,引爆了新一轮的快乐。

0713里的六位哥哥仍然是那个被综艺之神眷顾的存在,上一次“翻红”之后,在《快乐再出发》里他们是否能翻盘成功?而这一次他们背后又有着哪些故事呢?可以肯定的是,从一开始《快乐再出发》就不是短期的热度变现,不论是节目模式还是招商本身,赵林林和赵浩都希望这是一个可以沉淀下来的长期IP。

快、慢、团综之间:“灰太狼”的摸索

虽然被称作“再就业男团团综”,但《快乐再出发》的定位是户外旅行音乐真人秀,而赵浩为这档“快综艺”选择的录制方式是慢综艺思路。

这句略有些“绕”的话背后,是一个关于大胆的综艺录制模式的故事。

赵浩不建议用团综去定义《快乐再出发》。在他看来,这是一档正常的户外真人秀,就像曾经的“极限男人帮”一样,大家喜欢他们在一起的状态就会想要去看第二季第三季。

再就业男团的不同只在于省略了第一季彼此熟识碰撞的过程,从一出现就是一个完全体。而相较之粉丝群体更大的路人盘,也让他觉得仅仅用团综来定义这档节目,“有点小了”。

户外真人秀而非简单定义的团综,意味着更多的可能。而创新同样意味着节目组从筹备到拍摄都需要更多的方向性摸索。

无论是再就业男团还是赵林林、赵浩,都不想只是短期的热度收割:复刻一个蘑菇屋类似的场景即可,简单易出梗,但这也是对艺人的消耗。不断刺激挖掘0713的综艺华点、拓展他们的综艺路径才是可持续的。

按照赵浩的思路,他希望将荒岛求生打造成一个开放式的空间,在这里再就业男团可以通过任何方式去解决他们所遇到的困境,而节目组要做的就是“兜底”。——这是他采访中出现的最高频词汇,是他觉得创作层面最大的挑战。

“预想他们可能会做的事情,给到他们想去发散的空间,然后我们有能力去拍摄和兜底”,他总结道,“它考验的是节目组的反应能力和接受度”。

再就业男团放弃了节目组25元一份的盒饭,选择驾车寻找新的吃饭地点;他们也在帐篷被风刮倒后提出要住酒店……对于赵浩而言,导演组要做的就是迅速做好准备,快速调度转场,准备预案,至于沙滩住不住、盒饭吃不吃,真得没有那么重要。

所谓“兜底”,其实是提前做好备案。比如因为象山影视城的存在,节目组也早早做了备案。陆虎联系的群演工作算是天时地利人和,“只不过中间增加了一些我们临时和剧组磨合的时间”。

而丰富的后期制作经验,也让赵浩能够快速对现场发生的计划之外的事情作出判断,“只要判断这个事情后期可以兜回来,就是可行的”。这同样在保障一个更加开放的空间。

“这个节目就是他们自己的,他们可以在有限条件内做任何他们觉得舒服、想做的事情,节目组能够给到的是刺激和困境,该怎么解决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就负责记录和兜底”,赵浩再次强调。

这本质上就是慢综艺的录制思路:在相对宽泛的框架里去记录发生的事情,也最能去激发人的真实状态。“这不是综艺,这是我们的生活”,陈楚生曾如是感慨。

这也赋予了节目一种别样的气质:跳脱、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足够的自由。“第一期你以为是任务式,第二期发现我已经跳出来了,第三期感觉导演组快不存在了,然后第四五六期又是不同的样子,甚至他们自己直接正式策划节目内容。”

而相对开放的环境、“兜底论”的录制方式,也往往会催生综艺最可贵的东西:不断有人试图打破规则,对抗规则。

苏醒利用规则漏洞藏钱,“钞能力”笑翻观众;开路先锋瞄准了节目组的补给,脸谱组的“歹徒”身份被坐实……“他们想拿就可以去拿,我们会阻止,但他听不听我们就不管了。当他们放开了跟我们对抗的时候,这个感觉就对了”,赵浩笑言。

在他看来,阻止是一种态度,一定要有一个“坏人”和他们产生对抗,节目组就是如此。“我们一定要扮演灰太狼,他可以相对的强势、也可以不那么强势,可以被正派打飞。这就是户外真人秀最有魅力的地方。”

赵浩仍然记得录制时的情绪变化:“第一期的时候我更多是忐忑,第二期我全程都很兴奋。我一直在遇到困境,包括最后一期也是,但都是很兴奋的状态。这种兴奋可能是我找到了节目的录制方向。”

不回避穷这件事,所有一切为艺人状态让步

赵浩其实很忐忑。

观众的反馈给了制作方、艺人、投资方更大的信心保障,让“团综”得以落地。但也意味着它背负了远超过节目体量本身的期待和关注。

“我们一个百万级别的项目,真的够不上一个S级节目的预期。我们没有那么高的团队配置,我们只能做看上去很糙的节目,但大众的期待不是这样”,赵浩说。

《快乐再出发》的节目组,并没有比《蘑菇屋》时期更大:三个编剧,执行导演团队大概有六七个人,摄像团队有十一二个人。但是当录制环境从相对固定的慢综艺变成开放式的户外真人秀,也意味着难度升级。

而穷和不可抗力同样在限制他们的计划。

赵浩曾经试想过找个房车来一场音乐旅行,但受到疫情影响被迫终止。预算有限同样没办法让他将目光瞄准一些“高大上”的地方。最终选择象山,是因为这里相对丰富的环境:有山有海有影视城。

“我们的节目体量真的没办法带大家去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但是看他们如何在一个小县城里玩转他们的假期,也是一样的。穷就是穷,不回避这件事。但这些都不是节目最本质的东西,也不影响节目的好看。”

话虽如此,但荒岛求生的难度仍然超出了想象:动辄好几万的单趟运费、高昂的租赁费用和时间成本、荒岛上的医疗住宿保障等,对他们来讲实在不是可以承受的。

为了回应观众,他们努力给出了一个交代。最终选定的檀头山岛,三轮车租赁一天2000元,那辆破皮卡是岛上唯二可用的四轮车,导演组用镰刀开通了前沿村的道路等。

“我们要在这个地方生生开辟出一个空间,让整个拍摄组进驻。”饮食、休息、医疗、拍摄、监控,所有的都必须考虑到。

更可怕的,还有录制中时刻紧随的成本把控提醒。“制片天天在耳边唠叨,说你这个不能搞、那个也不行太贵了,你想去的那个地方一天要多少钱你自己盘算等等。”

和市面上大部分综艺20天起的录制时长不同的是,这档节目只录制7天,一次录制结束。因为分两次录制意味着更高的成本。而节目最终被剪辑成7期正片,单期(加上加更)达到100分钟左右。

赵浩总结《快乐再出发》之所以能达到如此高的内容饱和度,一方面是因为节目是真正按照真人秀的理念去做的,围绕着艺人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可以被记录;另一方面则得益于艺人的艺能表现:“选对艺人可能节目就已经成了80%。”

在赵浩看来,再就业男团身上最珍贵的属性,是他们的友情和对音乐的热爱。音乐是和慢综艺适配度最高的存在,他们可以自然而然地在一些地方展开音乐,对节目气质和情绪的提升都是非常大的。

而较之《蘑菇屋》时期,赵浩明显感觉这一次再就业男团更加主动了。主动给梗、主动自黑,这是基于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与观众的信任、也是对节目组的信任。“他们更加有主人公意识了,这个节目就是属于他们的”,赵浩总结。

而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他则强调:“所有的东西都要为艺人状态让步。因为设计的东西再好,也比不上艺人最真实的东西”。

拍摄要让步:不必苛求每个镜头都是唯美的,重要的是反应迅速、要纪实。策划要让步:沙滩可以不住,那就去找一个安全条件、消防条件都OK,和嘉宾“缺钱”气质相符合的酒店;陆虎接了个群演的活儿,那就临时去和剧组勾兑……

这或许对于摄像来讲是打破职业习惯的,但作为导演必须紧抓主要矛盾。对反应能力和接受度的高要求、对艺人状态的高度配合,在他跟执行导演团队聊及“这个节目跟之前其他节目比有没有更累”,对方叹了一口气告诉他“这节目要命”。

但也表示“如果有下一季,还搞”。

“五谷道场赢麻了”背后,招商仍是道难题

内容成了,招商也在燃起新火苗。

从一开始,《快乐再出发》就没有回避过招商问题。4月18日,#0713团综有招商才能推进#登上热搜,五谷道场也在第一时间喊话赵林林“聊聊”。但是无可否认,虽然冠名商早早就位,但节目的招商成果仍然不容乐观。

最终赵林林选择让大千影业成为《快乐再出发》的出品方。这并不是大千影业第一次投钱的综艺,此前的《闪亮的日子》便是由其出品的分账综艺,但是赵林林同样在采访中坦言仍有亏损。

很显然,这又是一场“实验”,以内容初心为筹码,也赌内容品质可以“后置性”撬动品牌,以贴片广告等形式参与进来。

对于品牌的“观望”,赵林林是可以理解的。在他看来,相比高国民度的“跑男”“极挑”等大节目,再就业男团仍然需要时间来让市场和品牌来熟悉他们,对他们产生进一步的认知。

“《蘑菇屋》本身就存在一种偶发性,客户愿不愿意来投放来在于能否让其看到它的稳定性,项目质量的稳定性、艺人发展情况等。”同时他指出,这两年来受到抖音、小红书等短视频的影响,中腰部综艺的商务分流本身就很严重。

不过如今,满屏的“五谷道场赢麻了”背后,节目和品牌的携手正在成为一段佳话。当然这得益于双方阅历、理念的高度重合:

2006年,五谷道场的营收高达20亿;2007年,快乐男声火爆全国。然而巅峰之后,便是低谷:五谷道场在几经转手中破产重组,在这两年才重新焕发生机;0713的六位哥哥同样经历了生活事业的多重磨励,终于在《蘑菇屋》再度翻盘走红。

当然更重要的,还有“归来”时的坚守:五谷道场所坚持的“非油炸更健康”品牌理念,与再就业男团坚守音乐初心、收获真挚友情,同样高度契合。

真正“封神”的,其实还是再就业男团路边的饭桌上即兴创作的雷鬼(Reggae)。个人际遇与品牌的超高融合,伴随着音符直击大众内心,也超额完成了本期的品牌植入。

今年以来,招商问题频频受到关注,不只是遇冷,还有招商之后高频出现在正片中、甚至以牺牲内容质量为代价的广告。品牌对曝光量的要求越来越高,的确正在成为创作者要面对的难题。

在赵浩看来,植入就是节目的一部分,植入的逻辑和内容录制的逻辑应该是一致的。

而随着五谷道场之歌响起,赵林林也陆续收到了不少品牌的咨询。“当时的一些广告客户有点后悔,主要还是因为招商期太短了,很多品牌当时难以快速做下决策”。而随着节目的持续发酵,这些品牌或有望入局。

至于第一期的中插广告RIO,则是节目录制结束后联系过来的单次投放。“如果后续没有下单,那可能就是转化率一般”,赵林林直言。当然不排除数据层面的滞后等可能。

但更客观的,这其实对应的是品牌在当下环境的试水心态,以及品牌在投放时愈发看重的“品”与“效”合一:之前的品牌营销,希望通过打通消费场景来拓展品牌认知,讲究品牌调性;但当下售卖转化同样尤为重要。

赵林林曾经想过赶在618之前让节目上线,希望对品牌销量有所帮助。虽然最终因为各种原因有所延后,但也切实将“品”、“效”放在了考虑范畴。

赵林林将再就业男团、五谷道场、东南卫视和大千影业的携手,称为一个创业团队。重新翻红的艺人、东山再起的品牌、迫切想要拉高排名的卫视,莫名中的契合,都体现在这一个“翻盘综艺”之中。而选择在东南卫视上星播出,则是瞄准传统卫视对艺人国民度的助力,这又要回到“打造长期IP”的远景上。

大千影业:拓出一条路的执着

逆风而动,大千影业仍在往前端走,坚定地搞内容创作。

从《闪亮的日子》《蘑菇屋》到《快乐再出发》,大千影业正在快速切入综艺制作领域,并迅速以小而美类型、口碑热度双高的成绩在市场上抢占一席之地。

赵林林总结经验:其一,创新。在内容、艺人、形式、编排上,都需要创新。其二,高性价比。这也是降本增效的大环境下,市场所真正需要的内容。其三,多年综艺后期制作经验的积累。

“虽然后期是制作链偏后面的工种,但后期也是直通C端能够看到观众反馈的,同时我们也直接对接平台和总导演对节目的想法和诉求,这些所有的方面都需要汇总到后期来调整解决”。

这个特殊的工种,链接综艺制作的各个环节,也让他们在近距离跟随各种知名导演学习中积累了大量经验。“可能我们在策划上还没有很多经验,但我们有一定的判断和审美,知道怎样是观众喜欢看的内容,知道如何去帮助艺人调整状态、如何产生高性价比的内容等”。

《快乐再出发》的弱策划性、强真人秀,其实也是他们在自我优势上的放大。

不过赵林林还是强调:大千仍然是综艺后期制作公司。整个公司的业务仍然以后期制作为主,在综艺制作上仍然倾向于轻体量的节目。“一个是我们目前没有能力hold住大体量节目,更重要是我们还是想尝试一下能不能以轻体量的会员节目给下行的综艺市场拓出条路来”。

可能大体量节目想要回本,最终还要是依托招商,但是轻体量的节目如果以后就是招不到商,那还做不做?这也是赵林林一直在探讨的问题,他想要去蹚出一条路。

《闪亮的日子》播出了两季,关注度的确有所上升,但动静颇大的线上招商会并未真正转化成合作客户。不过分账模式却引发了业内关注,更直观的自4月份以来节目的数据变化持续向好,亏损也有了大幅收窄。

《快乐再出发》在招商之余,制作公司同样参与出品,“相当于创业,风险共担收益共享”。这其实打破了制作公司只拿制作费的局面,同样的也更大程度掌握了内容创作上的话语权,创作更好的内容。

更美好的愿景,其实是综艺制作链条上的各方,平台、制作、艺人、品牌,都能够真切参与到其中,互相成就,也真正地做点内容。

“如果这些模式跑通了,这个行业起码也多了一些内容。而不是单纯依赖头部制作,没了就死气沉沉”,赵林林说道。

接连几档节目播出,赵林林带领着大千影业,确实在搅动着市场。业内人士也多次对娱乐独角兽谈及这些节目的制作,并试图在其中寻找综艺制作的未来之道。

接下来,大千影业仍将继续制作更多的轻体量综艺:德云社综艺《三四一十二》立项开始策划、一档新人演员实训节目和一档全年周播的打歌节目也在策划中。《蘑菇屋第二季》有望在年底推进,如果招商顺利的话《快乐再出发》也将有第二季,大千在尝试着给更多有才华的艺人通过综艺提供更多的展示机会。